戀愛遭到女友家人反對後,26歲的陳某寫下遺書,並開著藏有剪刀的公車,將女友帶到50公裡外荒無人煙的地方。如今,曾準備好遺書,吃了老鼠藥,還曾戳傷自己脖子的陳某還活著,而與他鬧分手的女孩,卻殞命於他的剪刀之下。12月12日,被指控故意殺人的陳某,在南京中院受審。現代快報記者 李紹富
  1

  才開始就分手的戀愛
  陳某今年26歲,南京本地人,是一個研究所的駕駛員。兩年前,經人介紹,認識了在一家企業做會計的女孩悅悅(化名)。不過,兩人的戀愛才開始,關係就出現了問題,陳某稱是兩人戀愛遭到了悅悅家人反對。而據悅悅的家人稱,是悅悅發現陳某在跟她交往的同時,還跟另外一個姑娘在來往,而且兩人有多次開房記錄。在當天的法庭上,悅悅的父母以及檢察官,都提供了陳某跟另外一個姑娘交往的證據。悅悅的家人稱,有了這事後,悅悅提出分手。在一年多的時間內,兩人很少見面。今年5月,陳某多次到悅悅家裡以及單位去找她,要求繼續戀愛,遭到反對。陳某曾言語威脅,稱他得不到的人,別人也別想得到。
  2

  再沒歸來的約會
  今年6月4日晚,在大行宮上班的悅悅,已經乘車到了中山碼頭,準備坐輪渡回家時,接到了陳某的電話,要求兩人再談談。
  當晚,陳某開著單位的公車,在中山北路接上悅悅後,兩人去了曾經去過的溧水東廬山觀景台。當晚悅悅為何要上他的車,兩人為何去了溧水,現在已沒法搞清楚。
  當晚,悅悅的父親打不通女兒電話,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,他打了200多個電話都無人接聽後,清晨接到了溧水警方的電話……
  3

  奪命的剪刀
  當晚,兩人到了溧水。在車上,悅悅始終沒答應繼續交往。後來,陳某拿出老鼠藥往嘴裡倒,被悅悅搶下。“當時我跟她說,為了她可以連自己生命都不在乎。”陳某稱,沒想到悅悅說,不要像電視里那樣演戲。“後來,我就用剪刀戳自己脖子,希望她心疼我。”陳某稱,沒想到悅悅說,越是這樣越不喜歡他。憤怒的他,就用剪刀刺向悅悅的頸部,直到她倒下。
  對剪刀的來源,陳某稱是此前兩人一起外出時,悅悅為了在車裡幫他剪頭髮才買的。不過,這一點遭到了檢察官和悅悅父母的駁斥,認為是他預謀殺人,因為那把剪刀根本無法剪頭髮。
  4

  沒說清地點的報警
  受傷後的悅悅,倒在副駕駛室。根據後來證據顯示,悅悅脖子上和胸部,一共有9道傷口,頸部血管被割破。悅悅受傷後,陳某用自己的手機報警,稱自己被人捅傷,捅他的人跑了。不過,在報警時,陳某沒準確說出自己的位置。
  溧水警方接到報警後,民警和急救人員立即趕往他描述的區域。可那一片區域屬於野外空曠區,民警和急救人員多方尋找,也沒找到他們。民警先後9次撥打陳某電話,詢問具體地址,陳某都沒接電話。在法庭上,陳某稱報警是想救悅悅。可當問他為何後來不接電話,他稱沒聽到手機響。
  5

  準確說出位置的自救
  後來,陳某見悅悅不行了,又用剪刀戳了自己兩下。兩小時後,疼痛難忍的他,再次報警,詢問民警為何還沒到,並準確說出了自己的位置。
  民警和急救人員趕到現場時,受傷的陳某在車外。而他報警時,說自己被人捅傷,民警和急救人員還以為就他一個傷員,後來民警在現場勘查時,才發現了坐在副駕駛座的悅悅,可她早已離開了人世。
  經過現場勘查後,民警當即鎖定陳某為嫌疑人,並趕到醫院控制住了他。對為何沒及時說車內還有人受傷,陳某稱自己受傷後沒法說話。
  6

  早就寫好的遺書
  在當天的法庭上,檢察官出示了陳某在跟悅悅戀愛期間,還跟別的女人保持曖昧關係的證據。同時,還出示了陳某案發前半個月就寫好的遺書。遺書里有要讓阻礙他跟悅悅戀愛的人後悔一輩子、痛苦一輩子的表述。
  正因為早已準備好的遺書和那把剪刀,悅悅的父母駁斥了陳某辯護律師為他做的激情殺人的辯護,認為他是準備了很久的蓄意殺人。檢察官也認為,陳某並非激情殺人,而是有預謀的。
  7

  關於自首的爭議
  在法庭上,陳某的辯護律師認為,他在傷害悅悅後主動報警,雖然未積極搶救,但並未逃離現場。因警察和急救人員沒趕到,他才再次報警。後來,被送到醫院,也沒逃離,而是配合警方,主動供述,構成了自首,依法應減輕處罰。
  不過,檢察官認為,陳某第一次報警撒謊,且沒告訴民警具體位置。夜晚在寂靜環境中,不接聽警察電話,耽誤了搜救。陳某在庭審中,還試著掩蓋這次犯罪的關鍵細節,且作案手段殘忍,影響惡劣,依法應從重處罰。
  而在審理民事賠償時,悅悅的父母稱,陳某算不上自首。他第一次報警撒謊,故意不接電話。第二次報警,是為自救。警察和急救人員到了後,他也沒用語言或手勢,告知車內還有傷者,而是把車門關著。
  8

  悲劇後兩個破碎的家庭
  案件審理中,悅悅的父母提出各種賠償130多萬元。陳某的辯護律師稱,會依法支付相應的費用。至於其他賠償問題,庭後雙方會進一步溝通。
  悅悅的父親稱,陳某在法庭上沒有真心認罪悔罪。“我們不會給他任何諒解的機會。”
  昨天庭審結束,最後陳述環節,陳某隻說了一句認罪,相信法院會公平判決。
 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,陳某和悅悅都是各自家中的獨生子女,陳某家庭條件並不是很好,事發前一直住在單位的單身公寓內。悅悅的父母,都是普通的工薪階層,目前都還在上班,原本是個幸福的三口之家。因為陳某,他們失去了寶貝女兒。最近半年來,他們都沒睡過一晚好覺,今後的生活該怎樣,他們不敢想……(文中當事人為化名)
 
編輯:SN146
創作者介紹

天花板裝潢

xe81xeor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